浣溪沙·午醉西桥夕未醒

编辑:调运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2-09 02:20:40
编辑 锁定
《浣溪沙·午醉西桥夕未醒》是北宋词人晏几道的作品。这是一首游子思归之词。词中的主人公为浇乡愁,午间多喝了几杯,醉的很深,直到夜晚还没有清醒过来。在余醉未消的迷蒙之间,又听到了淅淅沥沥的雨声,更感到凄苦不堪。思家念归,何时得归?
作品名称
浣溪沙·午醉西桥夕未醒
创作年代
北宋
作品出处
《小山词》
文学体裁
作    者
晏几道

浣溪沙·午醉西桥夕未醒作品原文

编辑
浣溪沙
午醉西桥夕未醒。雨花凄断不堪听[1]。归时应减鬓边青。
衣化客尘今古道[2],柳含春意短长亭[3]。凤楼争见路旁情。[1] 

浣溪沙·午醉西桥夕未醒作品注释

编辑
[1]雨花:落花如雨。凄断:凄婉。
[2]衣化客尘:旅途中的尘土使衣服变了颜色。
[3]短长亭:古时设在官道旁供人休息之处,亦常作饯别之所。

浣溪沙·午醉西桥夕未醒作品鉴赏

编辑
这是一首游子思归之词。词中的主人公为浇乡愁,午间多喝了几杯,醉的很深,直到夜晚还没有清醒过来。在余醉未消的迷蒙之间,又听到了淅淅沥沥的雨声,更感到凄苦不堪。思家念归,何时得归?“归时应减鬓边青”,真的回家时,恐怕头发都要斑白了。这一句,与其说是企盼之词,不如说是怨艾之词,因为毕竟还是归期无日啊。过片一联,概括表述行人奔走在外的艰辛与思家怀人的愁苦。巧在以“今古”与“短长”属对,既工稳贴切又含义深广。今古,是时间的概念,说在外日久;短长,是空间的概念,说离家路遥。最后的话题落到了思家怀人的核心——思妇的身上,说她不知道游子在外所经受的风霜之苦。其实,这样的话只能自言自语地叨念,对于她,辛劳疾苦之类的话不宜说的,因为这会让她更加悬挂,而相思眷恋之类的话必须说的,因为这能抚慰她同样孤寂愁烦的心灵。词中所写,不过略触一端,顾此失彼,在所难免。[1] 

浣溪沙·午醉西桥夕未醒作者简介

编辑
晏几道(约1030—约1106)北宋词人。字叔原,号小山,抚州临川(今属江西)人,晏殊第七子。曾任太常寺太祝。熙宁七年以郑侠上书反对王安石变法事,受株连下狱。元丰五年为颍昌府许田镇监官,“年未至乞身,退居京师赐第”(《碧鸡漫志》卷二)。晚年家境贫寒。文学与其父晏殊齐名,世称“二晏”。词风哀感缠绵、清壮婉丽。有《小山词》一卷。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王双启.晏几道词新释辑评:中国书店,2007-01-01
词条标签:
诗词 文学作品 文学书籍 中国文学